首页 > 宏观 > 正文

聚光灯之外:“抗疫期”的透析病人

2020年02月0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红霞,姚煜岚,陈婧之  

当前,几乎全城的医疗资源都向新冠病毒疫情倾斜,而日常患者,尤其是部分慢性病患者的就诊需求如何平衡,也成为武汉“防疫战”期间的全新考题。

“ 2月3日,经过六天的求助,我的父亲做上了透析,但仍没脱离危险。”2月6日,黄女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停了两次透析、双肺也已经严重感染的黄女士的父亲终于得到了救治。

截至2020年2月5日24时,武汉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10117例。针对这些人群,武汉市已经形成多层级的医疗体系防火墙。当前,几乎全城的医疗资源都向新冠病毒疫情倾斜,而日常患者,尤其是部分慢性病患者的就诊需求如何平衡,也成为武汉“防疫战”期间的全新考题。

封城之后的透析

近十年来,因患有肾病,黄女士的父亲老黄每周都要去医院做三次透析。“父亲经常做透析的医院离家里有一段距离,在武汉公共交通停运后,不会开车的父亲一度很焦虑,发愁该如何前往医院。”黄女士说,武汉实施分级分类诊疗后,自己向社区办事处上报了父亲的常规就医需求,但社区表示,可提供车辆,但是只管去不管回。

1月28日,老黄去医院做了公共交通停运之后的第一次透析,回来的路上,被好心的病友骑电动车载回家。“但路上风大,父亲到家后开始出现头痛的症状,当晚上就发烧到38度。”黄女士说,第二天,父亲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检查,结果显示是肺部少量病毒性感染,老黄想要去大医院接受治疗,但社区的车不接送发热的病人,120也难拨通,老黄只能先回家静养。

1月30日,是黄女士父亲需要再次做透析的日子,但他仍然高烧不退。长期进行透析治疗的医院表示不是定点医院不接受发热病人。黄女士和母亲继续给各个部门打电话求助。“终于打通了120,但告知排队500多号。”黄女士说。

又在家等了一天后,父亲被120接至武汉长航医院进行了CT检测。报告结果显示病情恶化,双肺水肿,加上已经两次没有做透析,积水很快。医院表示疑似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但是暂时没有试剂盒无法确诊,同时没有空余病床进行收治。“这天父亲已经虚弱得连拿病历手都会颤抖了。”黄女士和母亲分别给武汉市的各家定点医院打电话求助,打遍了所有定点医院,仍然没有找到可以收治父亲的医院。黄女士的父亲只能又一次回到家中。

2月2日,黄女士的父亲终于被武汉市普爱医院收治。但是黄女士仍然不敢松一口气。母亲自父亲染病以来每天近身照顾父亲,唯一的防护措施只有口罩。

另一位患者——家住武汉的老罗一直在姑嫂树中心医院做透析治疗,一周2次。平时,儿子有空的时候就去接送他,赶上儿子的工作日他就跟老伴一起乘坐公共交通前往治疗。大年初一做完透析后几天,他接到了医院的电话,通知他接下来去南京路中心医院,时间段也固定为一次凌晨1-5点,一次晚上8-12点。

老罗曾联系社区求助解决去医院的出行问题,但是社区这边有更多的孤寡老人、残疾人以及新冠肺炎的疑似患者需要应对,无法保证每次提供车辆接送老罗,更难以保证按照医院通知的时间准时到达。

儿子只能搬回父母家里同住,承担起接送父亲的任务。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新指定的医院距离增加了1倍,当前固定的这两个时间段,打乱了全家的生物钟,但大家都能对特殊时期表示理解。”

在小区内,老罗还有个一起去做透析的病友,接近20多公里的去医院的路程难住了他。不去按时透析不行,没车又不知道怎么到医院。老罗的老婆热心快肠,让儿子每次都捎带上这个病友一起去医院。

“两家有4-5个人挤在车里狭小的空间,大家都只有口罩做防护,我担心这样增加感染的风险,但是又不能看着叔叔因为交通工具问题中断治疗。”老罗的儿子说,“只能自己提醒家人多洗手、每次接送结束用酒精进行车内的消毒。”

“拼尽全力,不落下一位患者”

严重的尿毒症患者或者急性肾功能衰竭的患者,如果不能按时进行血液透析治疗,就会产生严重的并发症,导致死亡。

血液透析患者自身免疫力低,属于新冠肺炎高危人群。有基础病的人再感染新冠肺炎就是雪上加霜。

在诸多医院资源为疫情让路后,可以做肾透析的医院压力陡增。以湖北省中医院血液透析中心为例,该中心约有200多名患者,平均每位患者每周3次治疗,一次治疗4小时,中心的20多名医护人员从早上7点到晚上11点轮班连轴转才能完成。“我科现在已经接收了天佑医院的54名透析患者,医护人员两班倒改成了三班倒,大部分人都直接住在了医院。”该院光谷院区血液透析中心护士长刘军辉说。

除了翻倍的工作量,他们也面临医用物资的严重紧缺。“当时我们的防护服穿过了再用紫外线消毒后第二天再穿,一套防护服至少穿三天,直到破损。” 湖北省中医院血液透析中心花园山院区护士长王贤方说,“但不管多困难,我们都不会落下任何一位患者。”

刘军辉欣慰地表示:“我们的努力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患者们不仅克服了交通不便都准时到达,还全部自觉戴口罩,洗手,积极配合体温测量。”

但透析病人中,也可能存在发热病人。“此前,湖北省中医院花园山院区的血液净化中心有4名高度疑似患者,而且其中一人近日已经确诊,光谷有3名高度疑似患者”,王贤方说,医院为这7名患者开辟了隔离透析区进行专班透析,以防止交叉感染。疫情如此严峻,医院想尽办法为每一位患者做治疗。

而针对武汉封城、社区封闭、患者的出行问题,血透中心给每位患者出具了证明,请社区放行或者协助患者出行。而且医院也正在增加治疗区域和公共区域的消毒频率,对每位患者和陪同家属进行体温检测,疏散人流,高频率地健康宣教。

2月2日,武汉市指定三家医院专门接收发热的肾透析病人。一位医院人士指出,发热病人增加后,很多普通病人就没法做透析了。“好在目前需要做肾透析的发热病人还不是太多,医院暂时还能承受。”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同济天佑医院的工作人员,她表示“现在天佑医院属于定点发热医院,需要做透析的常规患者已经转到其他医院。”

而在指定医院里,普通透析病人和发热透析病人之间的交叉感染还需要更加明确的指引。一位透析患者的家属表示,“经常会有发热的透析病人走错进入常规透析大楼,给正常的透析病人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针对这种情况,上述医院人士也指出,当前医院的人力极度匮乏,标识确实还没到位。医院也出现病人为了获得及时治疗而隐瞒自己的发热史,先吃退烧药退烧,导致体温测试仪测不出来,然后混进普通透析区,这样很容易造成交叉感染。医院方正在努力解决这些状况。随着武汉市对新冠肺炎的收治体系进行进一步的分类就诊,部分非定点医院的日常诊疗救治功能开始进行调整。

 申博app下载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太阳城亚洲注册 太阳城申博开户 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娱乐网
太阳成菲律宾网站 申博管理网网址 www.38333.com 申博怎么开户代理
ag真人百家乐 澳门新葡京赌场 盛618网址 申博游戏
申博太阳城登入 菲律宾太城申博 ag真人百家乐 申博138开户
申博太阳城注册 网上百家乐 申博138 澳门银河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