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AI四小龙”旷视科技再度冲击IPO:四年合计亏损超130亿 关键财务数据前后不一

2021年03月25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满乐 

3月12日,上交所官网显示,旷视科技首次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已获受理,公司本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53亿份CDR,拟募集资金60亿元。

“AI第一股”争夺风云再起。

继折戟香港IPO后,“AI独角兽”旷视科技转投科创板,再度冲击IPO。

3月12日,上交所官网显示,旷视科技首次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已获受理,公司本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53亿份CDR,拟募集资金60亿元。

旷视科技的IPO之路可谓“起了大早,赶了晚集”。

早在2019年8月,旷视科技打响了“AI独角兽”上市的第一枪,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

从港交所官网显示的IPO进度来看,旷视科技香港上市已处于停滞状态。此后,依图科技、云从科技后来居上,均提交了科创板IPO申请。

国内“AI四小龙”中,目前只剩商汤科技还未官宣上市计划。

虽然转换上市赛道,但业绩连年巨亏、招股书关键财务数据存在差异、人脸识别技术受到社会质疑等问题,仍可能成为旷视科技争夺“AI四小龙”上市第一股的障碍。

“未来一定期间可能无法盈利”

旷视科技香港IPO折戟,普遍被认为是受到了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的影响。

2019年10月,旷视科技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对此,旷视科技当时发布公告表示强烈抗议,并强调,旷视作为中国人工智能领军企业,专注于为客户提供商业智能解决方案,并遵守在提供服务所在区域的所有法律、法规,公司严格执行数据隐私与安全政策。

“旷视当时已经通过港交所聆讯,但由于美国的制裁,公司股票在香港资本市场上的发行定价以及销售一定会受到影响,可能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旷视放弃了港股上市。”有北京地区资深投行人士称。

香港一战失利,管理层旋即释放出经营稳健的乐观信号意图稳定市场猜测。

2020年7月29日,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印奇曾公开表示,从2019年到2020年,国际环境变化很大,现在公司现金流很充裕,上市已经不是旷视科技特别急需的事情。

“香港上市需要一个合适的时间点,IPO之后,旷视科技希望股价能够稳定,而不是有很大的波动。”印奇称。

尽管印奇心态淡定,但旷视科技的经营情况并不如印奇描述的那般乐观。亏损幅度逐年扩大,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负,显示了AI行业造血能力仍然疲弱。

公司招股书显示,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68亿元、-7.47亿元、-15.91亿元及-8.18亿元。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值,且规模逐步扩大。

旷视科技将现金流量持续为负的原因归咎于较高的研发投入和市场开拓投入,以及公司人力成本的增加。按照招股书的说法,未来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不断扩大,基于上述原因,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预计将持续为负值。

持续为负的现金流量也展现了旷视科技“烧钱”的现状。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三季度,旷视科技分别亏损7.74亿元、28亿元、66.39亿元、28.46亿元,近四年合计亏损超130亿元。值得一提的是,旷视科技主营业务毛利率也存在着较大幅度的变动,近4年内毛利率一直在40%-60%的区间中变动。

对此,旷视科技方面解释称,由于在消费物联网、城市物联网等领域的研发、产品市场拓展仍保持较大投入规模,“公司未来一定期间可能无法盈利,累计未弥补亏损将持续存在,无法进行利润分配。”

“公司毛利率变化幅度较大,主要是所服务的不同行业不同项目的客户结构不一导致。”有了解旷视科技的国内券商电子分析师表示。

不过,即便面临如此的经营压力,旷视科技研发投入依然高居不下。2017年-2019年,公司研发投入从2.02亿元攀升至10.35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也从66.50%上涨至82.15%。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研发投入再次达到7.46亿元,甚至高过公司当期营收7.16亿元。

目前,已披露招股书的依图科技和云从科技近年来也均处于亏损状态,但由于体量原因,旷视科技亏损程度较上述两家企业更为明显。

“国内的AI企业目前商业变现能力依然较差,但发展前景还是比较乐观。好消息是旷视科技受到芯片卡脖子的影响较小,公司后端用于训练和云端算法的服务器采用的是美国芯片,科技含量并不高,容易买到。而前端的AI芯片可以自研,可替代的选择也比较多。”上述电子分析师称。

“另外,美国商务部‘实体清单’的影响对公司也不直接。据我了解旷视科技海外采购的量并没有很大,而计算机视觉的技术在全球范围都已比较公开且成熟,技术输入的需求较小”。该分析称。

两版招股书关键财务数据矛盾待解

除短期内业绩扭亏为盈无望的影响外,旷视科技想要实现上市,或还需要对公司两版招股书关键财务数据不一致的问题进行解释。

在2019年申报港股上市的招股书中,2017年及2018年公司营收分别为3.13亿元和14.27亿元(单位为人民币,下同)。而在申报科创板上市的招股书中,公司当期营收却变成了3.04亿元和8.54亿元。另外,2018年港股招股书中旷视科技披露的毛利为9.3亿元,A股招股书中的相应数据则直接减少了4亿元。

营收及毛利在两版招股书中的差距源于主营业务的收入统计。以2018年旷视科技“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业务为例,公司港股招股书该项业务2018年实现营收10.57亿元,占到总收入的74.1%;科创板招股书中,2018年该业务实现营业收入5.43亿元,占比63.56%。仅此一项,公司最新披露的营收就较原有数据减少了一半。

“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上,2018年该项业务为贡献旷视科技营收9974万元。至科创板招股书中,贡献收入则降至4616万元。

除上述关键财务数据外,在货币资金、应收票据及应收款项、存货等指标上,旷视科技两版招股说明书也出现了“数据打架”的情况。

其中科创板招股书中,旷视科技2018年应收票据及应收款项较港股说明书减少了4.5亿元;2018年存货较港股说明书增加了0.89亿元,其余数据差距较小。

“内地与香港会计规则不太一致,会计处理会有差异,H股回A上市的企业多数均存在数据不一致的问题。”有国内头部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但有国内负责上市业务的注册会计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虽然香港更接近澳洲与新加坡的会计准则,但内地与香港的会计准则均贴近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财务数据上存在差异很正常,但5亿的差距还是过大了,可能是收入确认方法发生了改变”。

旷视科技也在招股书中披露,公司于2020年1月1日起执行财政部于2017年修订的《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

“新收入准则出来后,不排除相关营收会受到总额法、净额法的影响,但一般采用净额法后公司的毛利率应该会有较大幅度的提升,和旷视科技的情况并不相同。”上述注册会计师称。

“IPO过程中,只要出现过与招股书披露的重要财务数据不一致的情况,基本都需要被核查。两版招股书关键财务数据不一,一定会被交易所拿来问询。”上述头部券商投行人士表示,目前科创板也要求发行人及中介机构在申报材料时提交自查表,“自查表中也应当对财务数据不一的问题进行说明,只是投资者看不到,还需要企业给一个解释”。

 申博app下载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申博娱乐网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手机客户端下载登入 申博手机投注 老虎机微信支付充值 申博手机APP版登入
菲律宾太城申博 申博登录不了 申博娱乐开户 极速百家乐
太阳城手机版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太阳城 菲律宾太城申博
澳门博彩公司 申博登录不了 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