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巴西央行加息背后:“抑通胀”或“稳增长”?新兴市场经济体陷入两难

2021年03月25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舒晓婷 

巴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Copom)表示,2021年5月可能会再次加息相同的幅度,除非通胀预测或风险平衡出现重大变化。

巴西终于扛不住了。

3月17日,巴西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Selic)提高75个基点至2.75%,这是2015年7月以来首次加息,且加息幅度大于市场普遍预期的50个基点;巴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Copom)表示,2021年5月可能会再次加息相同的幅度,除非通胀预测或风险平衡出现重大变化。

本月,美、英等发达经济体先后公布利率决议,继续维持超低利率水平;其中,美联储3月17日发布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声明,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保持在0-0.25%,并预计2023年之前不会加息,不过FOMC成员中希望加息的人数有所增长。而与此同时,巴西、土耳其、俄罗斯等新兴市场经济体陆续宣布提高基准利率。

“全球货币宽松政策带来的溢出效应开始显现,巴西等国通过加息能够对冲通胀预期和金融市场波动压力。”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所首席研究员张茉楠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疫情期间,全球经济体普遍实施大规模货币宽松和财政刺激措施,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大宗商品和制造相关基础性资源价格出现反弹,巴西、土耳其等资源型新兴市场国家因农产品价格上涨加剧通胀压力,并且由于其宏观经济和金融体系较脆弱,本国货币出现明显贬值,因此启动加息。

“巴西等基本面较为薄弱的新兴市场经济体此时加息是一把双刃剑。”中诚信国际分析师王家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加息或对稳定通胀及汇率起到部分作用,但可能进一步加剧经济的脆弱性。在美国继续“放水”的背景下,巴西加息空间有限,过早进入加息周期或加剧当前的经济困境,导致增长停滞、债务攀升等问题进一步显现。

巴西央行6年来首次加息

2015年7月,巴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Copom)将基准利率从13.75%上调至14.25%,此后一年多保持在同一水平;2018年3月,巴西基准利率下调至6.5%;2020年8月,巴西基准利率达到历史最低点2%。

2020年全年,巴西央行连续5次降息,为市场注入巨大流动性、缓解疫情对经济的冲击。

而在2021年3月巴西疫情仍然十分严峻的当下,为何巴西央行突然宣布加息?

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经济室副主任张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巴西面临食品价格上涨、汇率持续疲软、燃油价格大幅上涨等局面,国际市场对巴西政府的财政状况也日益担忧,这共同推高了巴西的通胀预期。巴西央行采取加息措施虽然短期可能抑制经济增长、导致投资意愿下降,让受疫情冲击的经济更加脆弱,但从长期来看,有助于缓和汇率市场波动,保障经济、金融体系的稳定。

张勇指出:“巴西等国央行加息的举措表明,相较于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政策制定者可能更关心通胀的上行风险。”

2021年2月,巴西通胀率已达到5.2%,创4年来新高。巴西央行3月15日发布报告预计,2021年巴西通胀率可能达到4.6%;巴西国家货币委员会设定的2021年通胀率管理目标中值为3.75%,允许上下浮动1.5个百分点。巴西经济部3月17日将2021年的通胀预期从2020年11月的3.23%上调至4.4%,主要原因是食品价格大幅攀升。

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3月4日发布的报告,2月全球食品价格连续第9个月上涨,2月粮农组织食品价格指数为116点,环比上涨2.4%,同比上涨26.5%。此外,巴西2月广义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上涨5.2%。

巴西经济部3月17日表示,巴西将对近1500种商品降低10%的进口关税,从而降低进口成本和消费价格。目前,这些商品的进口关税在0-16%之间。

严峻疫情下经济拐点不明朗

当前,巴西的疫情形势依然十分严峻。根据巴西卫生部的统计数据,上周巴西平均每天有2235人死于新冠肺炎,创历史新高;截至发稿,巴西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2130019例,累计死亡病例298676例。

“在一场失控的流行病中期待经济复苏是不合理的。”数百名巴西商界领袖和经济学家在3月22日联名签署的公开信中呼吁:巴西政府应采取更加严格的限制措施,以应对新冠疫情死亡人数飙升和医护系统超负荷等问题。

巴西卫生机构科鲁兹基金会(Fiocruz)上周警告称,巴西的卫生服务将出现“历史性的崩溃”。该机构表示,医院没有足够的重症监护病房容纳病人,巴西27个州中25个州的医护容量达到或超过80%,其中,里约热内卢90%以上的重症监护病床已满员。

公开信中写道:“各级政府实施紧急封锁刻不容缓。”3月22日,巴西里约热内卢和尼泰罗伊宣布为期10天的收紧限制措施,包括关闭非必要服务和学校、夜间宵禁。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一直反对各州州长和市长对经济采取限制措施。上周,博索纳罗试图通过最高法院解除对联邦区、巴伊亚州和南里奥格兰德州的限制,并在巴西利亚的一次活动中称,“封锁措施会扼杀就业机会,导致穷人更加贫困。”

张勇认为,巴西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在防疫措施上一直存在分歧,其背后存在政治博弈的考量。当前,应将重点放在控制疫情,虽然复工复产延后,但整体来说利好经济恢复。

巴西经济部长古伊德斯(Paulo Guedes)近日警告称,巴西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第二波浪潮将对巴西经济活动和税收收入造成损害,影响将在3月下半月或4月显现。“这也是为什么必须加快疫苗接种进度,以保证民众安全地重返工作岗位。”

据巴西统计局3月3日发布的统计数据,巴西2020年GDP下降4.1%,其中,2020年巴西农牧业产值增长2.0%,工业和服务业产值分别下降3.5%和4.5%。有经济学家指出,仅经济活动的下降就使巴西的税收损失约580亿雷亚尔(合105亿美元)。

近日,巴西经济部对2021与2022年的经济增长预测分别为3.2%和2.5%,并指出1月和2月的相关指标表明经济将继续复苏。不过,巴西经济部警告称,2021年巴西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仍然很高,预计2021年第一季度巴西经济可能萎缩0.35%。

张勇指出,巴西未来经济复苏的程度,与疫苗接种范围和速度有很大关系。

“抑通胀”和“稳增长”两难困境

高盛经济学家拉莫斯(Alberto Ramos)指出:“全球货币背景正在发生变化,像往常一样,不得不做出反应的是那些最脆弱的经济体。巴西属于这一类。”

整体来看,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的通胀水平较低,为其货币宽松政策提供了空间。而巴西等新兴市场经济体在全球金融市场中处于相对弱势,容易受到其他国家金融风险转移的影响。

当前,巴西等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两难的困境:加息能够缓解通胀压力、对冲本国货币贬值,但可能进一步影响未正常复苏的实体经济;但如果保持宽松货币环境,则可能加剧资本外流。

2021年以来,美国经济复苏预期整体增强,美债利率持续走高、美元指数亦有上行趋势,美元资产的吸引力有所回升。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统计,2020年全年约有3130亿美元流入新兴市场国家;2021年3月第一周,新兴市场近半年来首次出现单日资金流出,每日资金流出约2.9亿美元。

张茉楠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国加息预期提前、美债利率攀升,美元回流风险加大,巴西等新兴市场经济体既要应对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又要保持金融市场的稳定,从而陷入两难困境。

“金融是表象,困境背后的深层次原因还是经济增长的结构性问题。”张茉楠认为,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疫情防控做得不好,导致经济复苏未迈入良性轨道,加之处于金融不对称地位,才会出现通胀上行、货币大幅贬值,不得不启动加息,加息之后可能进一步导致经济陷入不良循环。

王家璐也认为,短期来看,巴西等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复苏主要取决于疫情走向及疫苗接种速度;长期来看,则取决于财政改革的有效性、政治稳定性以及治理效率的提升。

对此,张勇也建议,当务之急是防控好疫情,更长远来看,则需要深入推进结构性改革,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完善营商环境、落实科技创新等,更有效地应对全球经济、金融环境的影响。

 申博app下载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 申博现金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澳门新葡京赌场
申博游戏端下载 申博在线体育投注登入 申博官网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百家乐 百家乐 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官网登录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太阳城亚洲
极速百家乐 太阳城集团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代理